洋人们借助“反代购”,开始狂扫中国货了|狗年说gǒu⑥
2018-02-21来源:南都周刊


就在中国网民们不再满足于“双十一”“双十二”,开始借助电商平台的助攻,在欧美传统的打折节日诸如“黑五”“Boxing day”里冲锋陷阵时,许多老外也开始借助“反代购”“反海淘”,在中国电商平台上欢快地剁手。

文 | 胡雯雯 齐鑫 插图 | 迢迢 书法 | 谭志武 

 编辑 | 胡雯雯

【购】一种拿血汗钱换取实物或服务的经济行为,也叫“买买买”“剁手”“败家”等,已经构成了我国人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得益于全球化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近年来,世界人民开始发现中国货的魅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用各种方式海购中国货,展开了一幅买买买时代的新画卷。

 

 

艾丽是个两年前移居加拿大的中国女孩,丈夫虽然是华裔,但从小就在当地长大,所以朋友圈子中的老外特别多。一次家里举办朋友聚餐,老外们对满桌菜肴赞不绝口,但其中一位小伙子凯文,却偏偏对艾丽自己佐餐用的辣椒酱产生了浓厚兴趣,不但一顿饭吃下了近小半瓶,还纠缠着夫妻俩教他“老干妈”的正确拼法,他要放进购物车。

 

艾丽点开他的手机,发现这家伙早就装了某宝和某东的app,而且购物车已经快堆满了:鞋子、帽子、辣条、玩具、电子设备……凯文不好意思地解释,自己特别喜欢买东西,自从发现了中国的购物软件之后,简直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稀奇古怪的东西应有尽有,价格还便宜得让人吃惊,不到加拿大本土价格的三折。

 

后来他简直把刷购物app当成了消遣,每次都忍不住要往购物车里丢几件东西。“唯一的问题是,发到这边的运费实在太贵了,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跟店家沟通,很多说明和评论,用在线翻译软件还是看不明白,所以你能帮忙我真是太高兴了。”他兴高采烈地表示。

 

艾丽有点哭笑不得。以往她每次往返国内时,行李箱总会塞满帮朋友们代购的保健品、护肤品,但没想到,如今老外们也打起了反代购的主意,要她帮忙带国货出来。凯文还说,自己已经带动一帮小伙伴要扎堆买了,艾丽一次批发一大堆肯定划算,而且佣金绝不亏待她,可以给到15%。

 

出国后一直闲赋在家的艾丽被说动心了,心想,这没准是个创业的好机会,反正自己之前也帮国内代购过。但一张罗下来,她才发现,帮老外代购比跟中国人做生意麻烦多了。国人下单前,通常早就做好了查资料、比价格、看评论等功课,而老外对中文一窍不通,即使能通过谷歌翻译看购物网站,也还是要艾丽帮忙比较同类产品,跟一个个店家沟通,用支付宝或国内银行卡等先下单,再到后面的收货验货,甚至是退款换货什么的,环节特别多。

 

正好下次回国时,她和一位曾留学丹麦的朋友苏青喝下午茶,两人聊起这事儿,苏青特别兴奋:“哈,你终于也开窍了,帮老外代购这事儿,我早就开始做啦,其实找对了路子挺容易的。”

 

苏青出国比较早,最开始只是倒腾些中国风工艺品、回力鞋之类的东西,后来她发现,除了这些,她从中国带去的很多日用品、护肤品,老外们也很感兴趣。回国后,找她代购的洋人老客户依然很多,她决定在国外电商网站上开个店,专门服务他们。

 

“但国外的电商网站比较严格,比如ebay,在哪国注册账号,地址就要选哪国,即使我做了跨国卖家认证,也还是要提供丹麦的地址。”但这难不倒她,苏青很快联系上当年留学的一个同学,用对方的地址注册并接收货品,在丹麦发货,苏青则负责在国内采购和运往丹麦,两人就这样合伙干起来了。

 

跟据欧洲电子商务协会(Ecommerce Europe)统计,2015年,丹麦的B2C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了116.5亿欧元,仅次于英国,当时居欧洲第二。而丹麦2015年人均电子商务消费额高达3162欧元,总额占社会商品零售总额的24%,远超欧洲各国平均水平,网购剁手魄力让人印象深刻。

 

这部分归功于丹麦的互联网普及率,高达92%;另外,由于北欧的高物价,人们也越来越倾向于通过网购来货比三家,节省开支和时间。“像我的一些老客户,除了手机配件、小日用工艺品之类的,现在连大宝、百雀羚和蛇皮袋这些国人才知道的东西,都开始托我买了。”

 

在过去,丹麦人直接在中国网站下单的话,东西要一两个月才能收到。而且根据丹麦的法律,海外邮寄商品价值在80丹麦克朗至1150丹麦克朗的商品(1丹麦克朗约合1.10元人民币),需要交纳进口税及增值税;而价值超过1150克朗的,需交纳关税、进口税、增值税三项税费。有时100多元的东西被海关扣下后,税费就要好几百,特别坑。

 

“后来他们就学精了,要是买150元的东西,就跟店家商量,把东西标价50元,运费100元,总价不变,这样就避掉了不少税。有时,他们还会叫店家在里面放上一张贺卡,写上生日快乐节日快乐之类的,把商品标签去掉,当成礼物寄出,这样据说也很有效。”

 

苏青提醒艾丽,现在有很多私人代购转运公司,已经把服务做成了一条龙,就算人在国外,也完全可以自己在某宝某东下单,填上国内转运公司的地址,让它存进你的个人仓库再转寄出来,或者直接把购买链接提交给代购公司,山西融媒网,全部收齐后,转运给你。这样操作,就为自己省了很多麻烦,只要尽量购买不需要退换货的东西就行。

 

艾丽和苏青的例子,只是全球剁手党“反代购”“反海淘”中国货的一个局部。就在我国网民们不再满足于“双11”“双12”,开始借助电商平台的助攻,在欧美传统打折节日诸如“黑五”“Boxing day”里冲锋陷阵时,许多老外也开始搭起了双11等节日的顺风车。

 

“Aliexpress速卖通”便是一个例子。作为阿里巴巴打造的跨境电商出口平台,它主要帮助国内厂商直接对接国外消费者,建立六年来,现在覆盖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地区。根据阿里巴巴提供的数据,在2015年,中国外贸出口增速为负2.9%,电商增速是23.7%,但跨境电商的增速却高达50%。

 

仅2015年双11当天,速卖通跨境出口一共产生了2124万笔订单,创了历史最高纪录,订单覆盖214个国家和地区,而当天其APP在全球121个国家购物类APP中是综合排名第一。也就是说,那年的双十一,除了中国人和在中国的外国人,全世界100个老外中就有一个在速卖通上欢快地剁手。

 

根据阿里巴巴的统计,当天零点开卖后第二分钟,瞬时交易峰值已经冲垮俄罗斯当地最大两家银行,在接下来的一小时,西班牙、以色列、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南美地区多国银行对接系统也宣布告急。速卖通不得不紧急限流,让各国银行系统复活。

 

其实在许多国家,物流及付款便利性是远远不及国内的,但这无损于中国跨境电商出口的飞速发展。以俄罗斯为例,尽管每次购物节,从中国喷涌而至的包裹总会堆积在莫斯科,爆仓严重,但它长年占据速卖通双十一购物成交额的No.1。 

 

另一个例子是巴西,由于在线信用卡支付使用率很低,人们海淘一般使用一种叫做Boleto的,由多家巴西银行共同支持的支付方式。在网上下单后,巴西网购者要先打印出单号,再去网上银行、线下银行或其他指定网点进行付款,银行需要1-3个工作日的时间完成数据交换,卖方的支付宝账号七天之后才能收到这笔钱,然后再发货,所以每笔交易光是支付完成可能就要一周多的时间,再等待平均60多天的货运期,东西才能到达购买者手中。尽管如此,巴西的网购规模,仍然以每年六至七倍的速度在增加,如今也成了速卖通平台上的重要市场。

 

近年来,意识到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许多电商已经在一些主要的国家,跟当地物流公司建立了专线,有实力的商家甚至独自在海外建立仓储。欧美的剁手党们海淘的许多中国货,可以做到三周内送上门。而在过去,一艘从广州港出发的集装箱货轮,抵达荷兰鹿特丹港需要大约四周的时间,再加上清关,配送,到达消费者手上的时间是如今的两倍。 

 

在一些跨境海淘中国货比较集中的城市,包机送货也逐渐成为常态。比如,为了满足俄罗斯网民的需求,哈尔滨开辟了多条通往俄罗斯各大城市的包机货运航线,形成辐射俄罗斯多地的航空网络运输格局。目前哈尔滨对俄电商包裹出口,已经占了全国对俄包裹数量的50%以上。

 

就像当年很多国内企业,在B2B之路上受到挫折,转而直接面对消费者,尝到了甜头一样,许多当初对接外国企业的企业,在外贸订单收缩后,也投奔了B2C市场,直接跟海外消费者对接。就订单金额而言,可能没法跟企业订单相提并论,但在消费者反馈上,却有着更大的优势。

 

比如,最受老外追捧的网购商品,是假发,尤其是非洲女性和北美的黑人女性,几乎人手一顶。有一位美国黑人女孩曾经戴着海淘自中国的假发去和男友约会,结果游泳时假发一丝丝脱落下来,非常尴尬。女孩第二天立刻去平台投诉,结果一星期之后,平台上的中国卖家制造出了中国第一款防水假发。

 

这放在传统国际贸易链上,是不可能出现的:从国内到国外,一道道的渠道环节,制造商和消费者是非常难沟通的,出现任何质量问题,制造商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更别说根据个性化需求定制了。而如今,中国产品的优势不但发挥在了性价比上,也终于在市场反应和创新上有了新的表现舞台。

 

艾丽开始摸清门路之后,反代购的货品数量如今已经远超帮国内朋友买的东西。她发现,老外们刚开始淘中国货,总会要些新奇不贵的小商品,比如造型奇特的日用品,一物多用的小发明,口味少见的小零食,就像我们当年在淘宝刚兴起时,整天买些便宜的义乌小商品一样,多半是图个新鲜,冲动消费。

 

而渐渐地,老外们终于发现,“中国制造”是个巨大的宝库,可以买的远不只低端小商品,高科技的东西同样不逊色。比如蓝牙耳机、扫地机器人、投影仪等,“有些国产大品牌的出品,价格只有国外品牌的三分之一,性能却完全不输给它们,只要有一个客户买过,其他老外朋友立刻跟风下单。而且他们也特别精明,尽管国产品牌现在也上了加拿大美国的亚马逊,但对比国内的售价,还是贵了近一倍,所以他们更愿意托我人肉代购,这样还能帮忙事先验货。”

 

如今,不管她去哪个外国朋友家做客,他们总能拿出老干妈、辣条等招待她,熟练地做成辣酱三明治,或是骄傲地向她展示刚淘来的中国装饰品,是如何巧妙地融合进自己的家装风格的。

 

更令艾丽哭笑不得的是,就连华人家庭才会用,主要为了收看国内电视台的各种机顶盒。老外们也要尝试,不为别的,就为了上面海量的美剧、英剧等免费资源。

 

其实由于国际互联网版权保护机制,国内许多视频资源,在国外是看不到的。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国内许多商家,早就针对海外用户,开发了“越狱版”的盒子,声称全球通用,网络封锁全破解。“我是比较谨慎的人,这种海淘一般不鼓励他们进行,但我真的发现,打开中国海淘之门的老外们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就像凯文,他已经多次向我感叹,中国才是最适合他生活的地方,他已经无法想象不能逛中国电商网站的日子了。”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