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州华原五台山孙真人祠记碑》史料价值补充
2018-02-01来源:铜川日报

《耀州华原五台山孙真人祠记》碑,现存陕西省铜川市药王山景区南庵碑廊,碑高1.95米,宽0.71米,厚0.17米,方首龟座,一面刻。原碑刻于北宋元丰四年(公元1081年),乡进士王献撰文,万俟佑立石。到金大定九年(公元1169年)万俟佑之孙万俟善深因原碑‘碑石狭小,字画纤细……又恐岁月之久,或至漫灭,乃别刊石,募善工以刊前记”乃重刻,米孝思跋文,杜穆画像。碑文共37行,通行80字,总计约2760余字。正楷密书。碑文记述了五台山的风光,孙真人祠的演变渊源,依据《新唐书》、《旧唐书》记载了孙思邈传、孙思邈的传说故事,记述了孙真人祠的修建情况,碑首刻绘了《孙真人新堂图》,跋文记载了重刻碑石的原因。

关于该碑的史料价值,已故原耀县药王山文管所馆员王明皋先生已在《中华医史杂志》(1984年第4期251页)发表了《耀州华原五台山孙真人祠记碑》的史料价值一文,从根据碑文考证真人祠的演变、记载了源于耀州的孙思邈传说、民间为孙思邈树碑的一例、古老的孙思邈画像四个方面叙述了该碑的史料价值。

原文链接:http://news.wmxa.cn/shaanxi/201801/534341.html

该碑碑文和跋文中关于修建孙真人祠、刻立《祠记碑》、重刻《祠记碑》的时间记述如下:1、建祠时间:“孜孜勉勉,为力勤矣。时嘉佑己亥(公元1059年)四月毕功”。2、刻碑时间:“后二十三年,忽一日访王献曰:有道者,非称则不显;有德者,非彰则不明…元丰四年岁次辛酉四月初一日,乡进士王献记。元丰四年(公元1081年)渤海万俊佑立石。”3、重刻碑时间:“真人生于华原,以硕德隐操,显于隋唐间,其丰功厚利,拯济群生者,于今六百年矣。”“其言典实详瞻诵于乡里者,垂九十年。”“大定九年(公元1169年)岁次己丑七月乙卯初八壬戊,万俟善深并弟衍重建。”从以上时间记述可知万俟景于公元1059年建成孙真人祠;23年后的公元1081年万俟景之弟万俟佑请王献撰写碑文并刻碑立石;距孙真人“以硕德隐操,显于隋唐间”600年后的公元1169年万俟景之孙万俟善重刻,是为今碑。从以上时间记述中有一条值得研究的信息,即“真人生于华原,以硕德隐操,显于隋唐间,其丰功厚利,拯济群生者,于今600年矣”是说至公元1169年,孙思邈的影响已流传600年。这一信息是药王山存史料研究孙思邈生年的又一证据。

《祠记碑》中有关时间的记述以虚年计算颇为准确,从万俟景建祠的公元1059年,到万俟佑刻碑的公元1081年是23年;从万俟佑刻碑的公元1081年至万俟善深重刻石碑的公元1169年,是90年;由此推断,孙真人“以硕德隐操,显于隋唐间,其丰功厚利,拯济群生者,于今六百年矣”的记述是准确的。况且距今850年前的金代万俟佑一族,“其先祖宗不喜名利,以修心养性为务,常慕至人,好求古迹。因访孙真人故乡,乃至华原,因以居焉。”因此万俟佑对有关孙思邈产生影响的时间记述也是较为可信的。

关于孙思邈生年史学界一直存在争议,以公元541年、公元581年两说争议最为激烈。全国著名老中医、中医耳鼻喉科创业者之一、南京中医学院老教授干祖望先生在其著作《孙思邈评传》中详论孙思邈生年为公元541年;中国中医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华医学会医史学会名誉主任委员李经纬先生在其著作《孙思邈及其<千金方>研究》中详论孙思邈生年为581年。以《祠记碑》记述的时间信息来看,从公元1169年上溯600年为公元571年。从碑文内容分析,可以理解为两方面意思:一是距金大定九年600年前的公元571年孙思邈在当时已有巨大的影响力;二是孙思邈或生于公元571年。无论碑文反应的信息是那一方面,时间早于公元581年,都证明了孙思邈生于公元541年较为可信。(杨继涛)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