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泪 宜宾醉
2019-10-13来源:未知
  就如梦开始的地方给我的神秘感一样,初见宜宾的诱惑,来自它是长江开始的地方。
  金沙江从青海出发,一路怒吼,经过三千多公里,向南,向南,奔腾向川而来。它穿行在川滇边界的深山狭谷间,一路奔走,一路寻觅。它的名字,即将在一个有缘之地终结。路途中,它也遇到过大河小溪,但都是淡淡的偶遇。入川后,遥遥地,岷山的气息来了。彼时,它的身姿更加急切,灵动。那远远的山于它而言,是说不出的亲切与诱惑。它或许还不知道,这吸引来自哪里。继续向前,向前,终于听到了,两股由山中喷薄而出的河流潺潺出动。这水羞羞答答,含着终于等来同道的喜悦;含着盼望着,盼望着,春天来了的欢愉,一路欢歌,轰鸣不息。
  岷山出来的这水便是岷江,分别从弓杠岭与朗架岭而出,于虹桥关上游川主寺汇合。金沙江与岷江,隔着山,隔着川,却心心相印,同向同行。在途,他们不时遇到同路者,也有追随人,却始终没有停下脚步,耽误路程。
  翻山越岭,只为寻一处佳地,早续缘份。
  宜宾,静立于此。它隐约感知,有一场不同寻常的旷世约会。
  来了,来了。两股江水以惊涛拍岸的容颜,滚滚而来。
  浓烈碰撞。
  深情相拥。
  融为一身。
  曾想,金沙江与岷江,谁是男子形谁是女儿身?行文至此或许没了太多疑虑,水流更加湍急,性格更加豪放的金沙江一定是男子,经过三千里急行军,他的步伐更大更沉重,他呼唤的声音更急更具磁性。岷江,是一位等待的女子。她在河之洲,窈窕婉转起身。寻着呼唤,为着约定,逶迤出行。
  站在三江合流处,静静感受两条河流激情拥吻。
  从此,有了长江。滔滔长江,竟是金沙江与岷江相恋而生的孩子。
  夜风中站立于此,感慨万千。这滚滚长江东流水,竟然有了孩童的顽皮。听,父母的叮咛声:你非世间第一,却是中国独有的大河,从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更有万千眼睛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江水负了伟大的使命,迅速成长,急流汹涌。向东,向东!奔涌,奔涌!
  一场恋爱,孕育出一个长江。一条大河,选择了一座城市。宜宾,有了英雄的悲情与美人的柔情。
  无独有偶,江河情在宜宾不断拓展延伸。那日到辖区的双河镇,才知是因境内流淌着东溪、西溪两条河流而得名。双河在此合流汇入淯江河,最后并入长江。
  滔滔江水,注入了一场又一场柔情。
  江边,朦胧着一对牵手的身影。
  可是林徽因,梁思成?
  1940年岁末到1945年,纷飞的战乱年代,举步维艰中,二人迁徙宜宾东郊19公里的长江南岸李庄古镇,扑下身子继续完成钟爱的古建使命。
  然而,那场从昆明而来的迁徙是多么沮丧,“不仅意味着将要和我们已经有了十年以上交情的一群朋友分离,去到一个除了中央研究院的研究所以外远离任何其它机关、远离任何大城市的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而且,“不管逃到哪里,我们都将每月用好多天、每天用好多小时,打断日常生活、工作、进餐和睡眠来跑警报。”
  去往李庄的路,无比艰辛。过曲靖,宣威,毕节,叙永,“装载着老的少的在仲冬天气越过大山”,经过两个星期才好不容易到了泸州长江边。
  其实战争初期,美国方面已邀请梁思成去讲学,还请林徽因去治病。可梁思成这样回信:“我的祖国正在灾难中,我不能离开她;假使我必须死在刺刀和炸弹下,我要死在祖国的土地上。”
  中国上空,轰炸声一阵紧似一阵。那段时间,在昆明的中研院史语所,社会所,中博院,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等等都在紧急寻找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作为新的工作点。
  祖国辽阔,但民不聊生,不是哪里都愿意接受这些伟大的部门,伟大的人。关键时刻,李庄挺身而出。当时的国民党李庄区党部书记罗南陔更是挥笔写出16字欢迎电文:同大迁川,李庄欢迎;一切需要,地方供给”。
  多么博大的胸怀,犹如那滔滔长江水。
  不仅如此,此后他还将疼爱的小女儿罗筱蕖嫁给史语所子弟校教务主任逮钦立,成就了一场美好姻缘。
  这“万里长江第一镇”的李庄,从此悄然开启了一场对中国文化有深远影响的运动。
  1940年10月15日,第一批人员抵达。这方水陆大码头,也有了掩饰不住的浪漫风情。
  我那迷人的病妻。没错,这是梁思成彼时对林徽因的爱称。林徽因拖着病体来,期间越来越严重,常常高烧卧床。然而林徽因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一旦身体好一些,就恢复光彩照人。没错,那时候他们的身边还有金岳霖。这个男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亲手养的鸡快点生蛋,给女神。
  生病也迷人,这便是林徽因。
  饥饿,病痛,战乱,在滚滚长江边汩汩流动。古镇江边的浪漫身影,在晨,还是黄昏?
  本该浪漫的江边,男人与女人却心事重重。
  “妈妈,遇到日本人跑不脱怎么办?”幼年的女儿梁再冰曾这样问林徽因。
  “投河!”
  一路欢歌来到宜宾,长江水可曾想过,有一天要承担这样沉重的功能?是杀人,还是救人?
  滚滚长江边,一次次浪漫牵手的背后,更多的是不是散落着一颗颗这样悲情的心?
  跨过万里长江第一桥,越上宜宾市城区西部、海拔504.5米的翠屏山。这是中国第二大城市森林公园,山色四时常青。林海中盘旋而上,感受初秋林中的清爽。
  曾经的翠屏书院,变为抗日民族女英雄“赵一曼纪念馆”。
  公元1905年,宜宾白花镇一个封建地主家庭,诞生了一个小姑娘,她是父母最小的女儿,取名李坤泰。这个本该裹足闭门相夫教子的女子,偏偏就喜欢上闹革命。
  二八年华之际,她剪断裹足布,赶走提亲人,走上革命道路,,成为黄埔六期学员。九•一八事变后,被派赴东北。
  离开长江水,跨进黑龙江,李坤泰从此成为赵一曼。此后的四年,女英雄赵一曼将幼小的儿子托付出去,与东北人民站在一起,成为日伪的眼中钉,肉中刺。
  英雄娇弱,林海雪原中却处处穿梭着英姿飒爽的身影。
  不幸的事,总是会发生。1935年11月,驰骋的英雄团队又一次与日军遭遇。为了大部队,为了拖住敌人脚步,赵一曼挺身而出带着一队战士垫后。然而此次不幸,她腿部中枪,被俘。
  天寒地冻。一件件残酷的刑具轮番上身。被长江水养育的女儿啊,水灵灵的身体上布满血痕。
  敌人不信,刑具却信了。世间竟有这样一种女人,长达九个月的折磨,痛一次次钻心,人一遍遍昏迷,醒来却依然坚贞。
  还有什么办法呢,对待一个肉体,只有让它死去。
  1936年8月2日,赵一曼在狱中留下最后一段文字,给他的儿子:
  宁儿:
  母亲对于你没有能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没有再见的机会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我最亲爱的孩子啊!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你的母亲在车中
  28天后,赵一曼被杀。
  新中国成立后,几经辗转,多方证实,才知道东北的赵一曼与喝长江水长大的李坤泰是同一个人。
  情动宜宾。
  从宜宾启程的长江水啊,那一刻悲壮向前,激情汹涌,以迟到的方式向家乡的女儿送行。
  三江合流处,滚滚长江边,竟落满一幕一幕悲。
  安抚一颗忧伤的心,是不是唯有酒呢?
  所幸,宜宾有好酒。高粱、大米、糯米、小麦、玉米五种粮食经长江下的泉水调剂而成醇美的五粮液,弥散在长江边。
  那天,走进五粮液重资打造的湿地公园,荷塘,芦苇,鸟儿覆盖下,掩映着一个庞大而科学的净水体系。这绝美的城市中央生态湿地公园是以悠远的酒都文化为依托,围绕五粮液的“五”字文化,来系统构建“天地人和酒”自成“五园九景”的景观布局。一座别致的公园,既挖掘了以五粮液为龙头的白酒文化和4000多年酿酒历史,又为宜宾打造出一张别致的城市名片。
  一个大企业的社会责任,铺在长江边。
  酿酒车间,统一着酒红色背心,黑短裤,桔色拖鞋的工人师傅们以最古老的方式梳理着一道道精细的流程。他们健壮的肌肉不是来自健身房,而是铁锨、酒桶、扫帚与扁担的经年训练。
  浸润在这醇香的空间,他们用双手,将颗颗粮食化身为酒。正如一位老师所言,那种方式充满浪漫的古典美。
  一杯72度原浆落入口中,热辣,甘醇。
  登高,看一条宋公河水缓缓注入长江。
  又是宜宾式的江河恋。
  但我相信,曾经的悲情,会随长江水,越流越远。(蒋殊)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