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阿炳故居有感
2019-08-30来源:未知
  说起“二泉映月”演奏曲和它的作者,大多数人都很熟悉,但对“二泉映月”曲谱的创作与流传的坎坷经历,对“阿炳”本人悲惨流离的人生轨迹却了解的很少,更不知道“阿炳”的故居就在无锡市内。
  我多次聆听过“二泉映月”曲子,印象最深的有三次:一次是在初中毕业时的一个夏日的晚上,当时皓月当空,万籁俱寂,突然从屋后传来一阵深沉委婉的二胡曲,那如洇如泣悲凉奋激的曲调,立刻使我从烦躁的心情中冷静下来。寻着琴声找去,我才知道拉二胡的是我的学长赵崇仁先生,二胡曲叫“二泉映月”,从此我感受到音乐的魅力,爱上了音乐;第二次是在我上大学时中央乐团来我院校演出交响乐“二泉映月”,指挥是李德伦。交响乐远比一把二胡演奏的厚重,更赋予感染力,那悠扬动人的旋律,让我听得如醉如痴,我仿佛看到了江南水乡贫穷百姓与苦难生活挣扎的情景,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我流泪了!第三次是2017年,我在手机上听到著名女歌唱家演唱的“二泉映月”歌曲,那歌词填的恰如其分,唱出了“阿炳”身穿长衫,手抱琵琶沿街弹奏的悲壮画面,激发起人们对旧社会苦难沉重生活的回忆,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此时,我领悟到“二泉映月”是中国文化的“国粹”,善良、凝重、奋斗是中国人民品质的灵魂!
  前年,从网上看到阿炳就江苏无锡人,故居在无锡市西部三洋广场旁,2006年以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年我专程前往无锡市瞻仰“阿炳故居”。
  三洋广场西侧是纪念无锡工人运动领导者秦超烈士的公园,穿过公园就来到“阿炳故居”。故居门东侧有阿炳身穿长衫,坐在石板上演奏二胡的雕像。故居的面积不大,是个典型的江南小院,院内空旷,墙边有口老井,院中只有一幢叫“雷尊殿”的展室,是平房。展室里陈列着阿炳生前简陋的生活用品及使用过的乐器,从中可感受到阿炳生活的艰辛和对音乐的不懈追求。展室中堂屋内书写了阿炳的人生:阿炳原名华彦钧(1893—1950),是无锡市东亭人,出生于道教世家,家境凄凉,幼年丧母,青年丧父,因患眼疾32岁成为盲人。阿炳身处社会动荡战乱时期,个人命运的艰难坎坷给予他深刻的认识和感受,这为他的音乐创作赋予丰富的内涵。阿炳具有极高的音乐天赋,一生勤奋,多方拜师,广闻博采,学而化用,他的乐曲具有独特的个性魅力,音乐是他的灵魂和人格尊严,他吹、打、弹、拉、唱无一不精,正是在这种条件下,他创作出传世佳作“二泉映月”。听他的乐曲,觉得浩然之气浸润全身,令你潸然泪下!“二泉映月”给人以悲壮的美,不愧是东方的“命运交响乐”。
  我想,要了解中国近代民族音乐,就必须倾听阿炳创作演奏的“二泉映月”为代表的乐曲!展室的最后陈列了“二泉映月”被抢救的史料。1950年夏,时在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工作的杨荫浏、曹安和两位先生,携带录音机赶到无锡老家,抢救民族音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同乡阿炳,因为他们是音乐艺术上的知音。9月2日、3日分别在崇安寺“三圣阁”和曹安和先生家中为阿炳录制了三首二胡曲(二泉映月、听松、寒春风曲)和三首琵琶曲。从此“二泉映月”等国宝级的民族音乐得以流传。
  离开阿炳故居时,我反复琢磨,为什么一个盲人阿炳能创作出这么国宝级的传世作品,而且能取名“二泉映月”这样富有诗情画意的曲名?此时正巧看到小公园内不少人在树荫下饮茶,高谈阔论,突然我联想到唐代“茶圣”陆羽,曾把无锡惠山泉水评为“天下第二泉”,意为此泉水纯净、为沏茶的上品水;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在惠山公园写出“天下第二泉”,笔体苍劲、浑厚、有力,其石碑至今还镶嵌在泉池旁。无锡惠山由此而名声大振,“二泉”成了无锡的名篇,,无锡百姓都熟悉并热爱“二泉”,因此“二泉映月”的曲名的产生就顺理成章了!阿炳能创作出“二泉映月”这样的传世佳作,正是因为有这样上千年的文化积淀,以及江南水乡厚重的民间文化的传承,再加上阿炳本人极高的音乐天赋三者完美结合铸造出来的!正像“茉莉花”歌曲是由佛教音乐演化,“梁祝”交响乐是由“梁山伯与祝英台”戏曲引发的一样,这些传世的国宝级乐曲,是上千年中国文化积淀滋养的产物。因此,我们中国人应该有的“文化自信”,这种千百年形成的文化底蕴是其他国家很难具有的!
        愿我们就时代的文艺创作者,能像阿炳一样,创作出跟多更好的传世佳作来!(胡俊杰)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